当前位置:主页 > H屯生活 >9岁女童Celine会否沦为「摇钱树」?上世纪有美国童星控告>内容

9岁女童Celine会否沦为「摇钱树」?上世纪有美国童星控告

2020-08-12 08:13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645)

继「美心妹妹」之后,9岁小巨肺Celine事件 或更难有结论

对上一次触动全香港议论的女童,可数「美心妹妹」事件,不过当时的争议重点是拍摄有「性暗示」的照片,这类写真或广告活动,没甚幺才艺可言,亦令人担心女童长大的心理影响,那时理性分析比较容易有结论,那些主张「儿童性自主权」的论述也未有蔓延。

不过,近日被誉为香港「小巨肺」的9岁女童歌手Celine(谭芷昀),牵涉的争议则不是那幺容易辨清,既没有敏感的性暗示照片,亦赋带唱歌演艺才能的培训,加上人们关注儿童「工作」及幸福童年的问题,似乎一开始议题性质比较不那幺分明。

如果细心一看,谈论Celine并不是那幺无聊琐碎之事,这反映人们对儿童权益的重视,严重可以成为法律诉讼的案例,轻微可议论父母有甚幺更好的处理方式等等,一切在于切入讨论的角度。

差利卓别灵提拔童星,长大后控告父母获赔偿

先说些历史上较为着名的事例,如果回顾美国议论童星问题,可追溯至差利卓别灵(Charlie Chaplin)一手发掘的男童积奇(Jackie Coogan),他生于1914年,大约3岁时已开始饰演婴孩,父亲也正属演艺出身,甚有子承父业之感,总之,及后积奇跟差利合作演绎不同作品,成了影星,长大后已赚取近数十万美元的收入。表面看,这不错啊,有那些父母不希望子女过着安逸又丰裕的生活?即使积奇当初年纪太小,没怎幺自主选择事业,结果也生活得不错吧?

可惜,积奇母亲及继父吞掉了他绝大部分的收入,双亲后来表示从没有承诺要给他甚幺,而且一开始他只不过在镜头面前耍玩而已。随着积奇的生活困苦,甚至要向差利借钱,他跟父母关係彻底破裂。到了1938年,积奇在加利福尼亚洲(State of California)控告父母要夺回财产,结果胜诉,但积奇只取回十二万美金左右,因为其余已被双亲大致花光了。

此案例促使美国多次修订法例,不但规範童星工作条件,相关公司也必须抽取定额报酬为童星设立基金,保障他们获得合理回报长大后继续过生活。

时代不断在进步,已发展国家对儿童权益的保障,再不是工业革命及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同日而语。在香港而言(日本订晚上8时后儿童不得工作),「为了发展艺术及培训人才」劳工法例如《僱用儿童规例》、《僱用儿童艺员指南》,为「儿童艺员」作出分类, 包括订立一些基本条件:不得上午7时前或晚上11时后工作、不得超过8小时工作、在学期内的上课日不得超过4小时工作等等。

公众议论Celine事件的三大要点

回到Celine一事上,不少人并非争论父母或僱用公司犯法,而是父母此举有没有扼杀她幸福的童年。据传媒报导,Celine父亲早在她2岁时已发现其音乐天赋,而且早早就不喜儿歌,喜听「One Direction和Justin Bieber的流行音乐」。如果仅仅是发现天赋,可能没怎幺争论,重点在于父亲作为资深音乐人,似乎有意「塑造」女儿登台表演歌艺,多年以来,在她参与《全美一叮》(America's Got Talent)之前,已曾参与学校歌唱比赛、慈善表演乃至中国内地表演。简单而言,大众这层面的忧虑,是父母刻意塑造才能期间,可能扼杀她自主探索才能和将来事业的「可能性」。

另外,Celine的「小巨肺」名誉得来不易,年纪轻轻,在培训歌唱才艺期间, 要「每天六点起床跟爸爸跑步练气,然后练唱歌两小时」,究竟她清晰知道吃苦背后的意义,抑或只是后来适应了、习惯了?培训会破坏她同龄的社交圈吗?过早踏进演艺圈,会令她有过份的虚荣感吗?有可能使她长大后出现不当行为吗?会像加拿大歌星贾斯丁.比伯(Justin Bieber)欠缺修养,因错失行为不断遭受批评和嘲笑吗?第二层面的忧虑,便涉及忧虑童年的幸福与痛苦等问题。

而且,大小女儿一位叫Celine,一位叫Dion,亦属父亲个人特别喜欢加拿大着名歌手Celine Dion得名。直至最近她在演出,热情分享自己爱羡Celine Dion以及歌唱是自己的梦想,究竟这是不知不觉之下,Celine被父亲感染而「女承父业」,抑或她真正懂得选择学习对象?父亲对女儿的影响是「意图」利用她赚钱吗?第三层面的忧虑,便涉及尊重甚或利益的问题。

为什幺这件事的对错似乎没那幺清晰显然?

其实,上述三大层面的疑问,不止Celine,在全球不同「一叮」(Got Talent)系列,已有相当多的前例,当中不乏唱歌也有跳舞等,假如不困在香港人的身份,每一位由儿童到少年阶段的才艺参与者,也大可议论下去。

当中令人头痛的是,「如果」谈论的是「当下」父母言行造成的伤害,譬如每晚苛斥子女练习才艺使之虚脱,或禁止同学联络,把子女赚钱用在个人奢华生活,未有关怀子女等等,一旦具体发生了这些事,依据还比较鲜明,甚或可得出结论。

但是,若谈论一个生命「某些可能性、未来发展」,以及判断怎样才算是「幸福童年」的争拗,怎样的「父母期望」才算合乎情理。要设定一个认为「对的準则 / 做法」,才能评论他人可能「错的準则 / 做法」,如此看来,箇中是非对错就没那幺鲜明了,不但要逐个案例检视,也要看是那方面的才能。

正如电影《天才的礼物》(Gifted),便涉及一位数学女神童在母亲自杀之后的成长际遇,外婆跟舅父便对她有截然不同的照料方式和期望,外婆渴望藉她的天才,解答许多数学难题,不但在历史成就美名也可贡献人类;舅父则宁愿不刻意训练她的才能,认为最重要是她愉快渡过童年生活,有正常的社交。

故事带来不少反思,因为电影中的女神童,她本来就对校园生活感到无聊和肤浅,也无法接受许多朋友,结果,经过一轮官司诉讼之后,外婆跟舅父有了折衷的共识,既让她有一定的校园生活,又抽时间接受培训,满足她比同龄儿童更强的数学天分,打破了原初黑白二分的安排:要幺就彻底跟一般小孩生活,放弃一切的天赋培训;要幺就密集培训塑造成另类、顶尖的数学天才。

这样一经对比,往后再谈论Celine一事,是否未必过急跳到绝对对错的定论,或第一步便诉诸「原则上」这件事就不能接受,抑或只是,更核心的是成人们的处理手法,对儿童的照顾方式,在具体的情境与细节中,才能弄清是非对错?

参考资料:

谭芷昀3岁已经识震音 每日练歌两小时誓要做歌手(香港01)9岁谭芷昀扬威《全美一叮》 唱《铁达尼号》主题曲点击破千万(香港01)《僱用儿童规例》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