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H屯生活 >爱你是一场只输不赢的游戏:Duncan Laurence〈A>内容

爱你是一场只输不赢的游戏:Duncan Laurence〈A

2020-07-23 06:05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352)

爱你是一场只输不赢的游戏:Duncan Laurence〈A

花光了存下来的一切情感
我们却只是一个注定不会赢的游戏
小镇男孩在大大的电动玩具场里
迷上了一个只输不赢的游戏

  送走了2018年大奖赢家以色列电音创作歌手Netta Barzilai,2019欧洲歌曲大赛奖座再度回到欧洲本土,由荷兰浩室乐手Duncan Laurence以〈游乐场Arcade〉夺得。

  与其他国家推出的华丽歌曲相比,〈游乐场Arcade〉是一首相当清新简单的流行情歌,没有任何要拯救世界的壮志,也没有打算向众人传递什幺政治正确的讯息。Duncan Laurence用英语轻轻慢慢的唱一首关于「没有回报的爱」的歌曲,就连编曲也尽可能不繁重,让人声与琴声柔和迴荡。

  你可以亲自尝试看看:把今年欧洲歌曲大赛41国的歌曲列表一口气放进播放清单(Spotify已经帮你做到了),不看曲名只是一边盲听一边做自己的事。只有极少数歌曲会让人想要停下手边工作,回头看看究竟是哪位歌手唱的什幺歌曲。〈游乐场Arcade〉就是这样的作品,具有ballade琅琅上口的特质,以及歌词中莫名让人感同身受的魔力。

  从官方宣布各国比赛歌曲开始,〈游乐场Arcade〉就一直是夺冠热门,不仅youtube播放次数压倒性的高,从德国地下赌盘最多人压荷兰胜出,也可见一斑。但有意思的却是,直到Duncan Laurence确定赢得欧洲歌曲大赛之后,各语系维基百科中才被编入他「自承是双性恋」的内容,比起其他少得可怜的生平资讯,性向相关的篇幅显得多到不成比例。为何如此呢?

  Duncan Laurence虽然在2014年就因为荷兰《The Voice》节目而成为公众人物,但他之后整整四年的时间都并未发行音乐专辑,而只是帮其他音乐人写歌,譬如东方神起。因此,严格来说〈游乐场Arcade〉是Duncan Laurence第一首以个人独唱名义发售的单曲。这使得他的成功更显惊人,五年前甚至并未赢得国内选秀的小歌手,以一首非自己母语的创作抒情歌,瞬间空降荷兰排行榜第一名取得白金销量,并在41个国家观众票选中大获全胜,帮荷兰取得睽违超过四十年,继1975年之后的第一座欧洲歌曲大赛奖杯。

  一般人经常忘记的是,历史长达七十年的欧洲歌曲大赛,比赛的主体是「歌曲」,而不是歌手。先决条件为「必须是一年内创作的新歌」,歌手必须年满16岁,并由评审团加上各国观众投票来决定赢家。在这个状况下,歌手本身的知名度或外貌条件经常都不是评分标準,而常与参赛歌曲本身对跨国听众的吸引力,以及歌手在现场表演时的演绎好坏有关。

  为了让现场表演够吸睛,进入準决赛与决赛的各国经常使出各种音乐以外的「奇技淫巧」,舞团存在感很强固不待言,就连空中飞人、烟雾喷火、雷射光舞也几乎每年都会出现。有意思的是Duncan Laurence决赛表演什幺都没有,就只有他一个人在黑色钢琴前自弹自唱,蓝色投影背景中有一枚月亮,如此而已。不过同时你也可以注意到,Duncan Laurence的现场表现极为稳定,听起来跟录音室里的版本几乎是完全一样的。

  Duncan Laurence夺冠的理由与去年Netta Barzilai的理由不同,他把注意力转回了单纯的旋律和歌词本身。Netta同样是非常有天份并很具开创性的歌手,但她的优点必须包含视觉冲击才算圆满──金色招财猫、古怪的舞台动作跟道具服,整个舞台都是她的艺术表演场,喜欢也罢,讨厌也罢,Netta就是这幺独一无二。这再度证明欧洲歌曲大赛是个很棒的跨国活动,儘管对流行乐较为有利,但整体来说还是兼容了许多不同风格、不同文化的音乐创作。

2018年欧洲歌曲大赛得主:Netta Barzilai的〈Toy〉

  今年有几位参赛者是有意识的带着特定政治讯息前来,代表法国参赛的歌手Bilal Hassani年仅19岁,来自摩洛哥移民家庭,被称为「法国LGBTQ青年领袖人物」。他的参赛歌曲〈Roi 国王〉不仅歌词有对跨性别人士积极赋权的意味,MV中他也戴上假髮,以半变装的中性形象挑战观众。第一次出现在电视选秀节目上时是2015年,未成年的Bilal Hassani选择演唱稍早孔奇塔赢得欧洲歌曲大赛的歌曲〈Rise Like a Phoenix〉,四年后他得以进入同一场比赛,也算克绍箕裘。

  Bilal Hassani不仅是跨性别人士,还是有色人种,需要克服的困难显然更多。可惜就我个人的观点来说,我同意观众票选的结果:Bilal Hassani选择参赛的歌曲〈Roi 国王〉确实不是整场比赛中最好的音乐作品,甚至也不是他个人最好的作品,儘管所要传递的讯息非常清晰。

最后只列名第十四位的法国歌手Bilal Hassani〈Roi 国王〉

  因此,如果真要说2019欧洲歌曲大赛中有什幺LGBTQ代表人物的话,应该是Bilal Hassani而非Duncan Laurence。只因为赢家是Duncan Laurence,就过于强调他歌曲中并没有强调的LGBTQ面向,对于其他真的有直接传递讯息的参赛者来说并不公平,对Duncan Laurence本身也不公平。

  〈游乐场Arcade〉诉求的是人类共通的经验与情感,表面上讲的是恋情,但可以是人们追寻的任何事物。把音乐当做一生事业的感觉不也是如此?「我害怕自己变成的一切,脑袋就像个陌生的土地」、「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只有,爱你是个只输不赢的游戏」,句子中的「你」也可以指的是音乐本身。多少音乐家毕生追求梦想,但连温饱都做不到。对大部分的人来说,追逐梦想都是个不会赢的游戏。所以这首歌才会在对手那些过于绚烂的背景中如此凸显,安静却强大──这是我们都知道的感受,这是生命教给我们的感受。

到底同一台机子里投了多少枚硬币?

什幺都不给却拿走了那幺多
开始之前我就知道结果
但我还是继续、继续、继续

音乐资讯

[2019冠军] Duncan Laurence-在itunes上、在spotify上

[2018冠军] Netta-在youtube上

你可能也想看:在欧洲的边缘呼喊乌克兰:从Jamala的〈1944〉谈起 (2016欧洲歌曲大赛得主介绍)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