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H屯生活 >世界会善待你,它知道它欠你一个好结局>内容

世界会善待你,它知道它欠你一个好结局

2020-06-15 01:18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469)

世界会善待你,它知道它欠你一个好结局

根据维基百科:「英雄:品质优秀、做出超越常人事迹的人。」

这句话下面没有贴猛哥的照片,真是维基百科的大失策。

猛哥其实不叫做猛哥,她叫做陈子萌。这个名字她不轻易告诉别人,因为和本人差太多了,讲出来是自掘坟墓。她的外型并不男性化,事实上猛哥长得还挺漂亮,身材瘦瘦的,手长脚长。不动手的时候看不出来力气大,不说话的时候骗骗无知少男,也能被称为女神。

问题在于她嫉恶如仇的个性。她的公德心奇高,和她出入公共场合,都要有随时抄折凳的準备。

大家都看衰猛哥的桃花运,觉得她的感情比股市还更一蹶不振的时候,她居然恋爱了。

事情是这样子的,那天猛哥去买东西,人潮汹涌的闹区正是扒手出没的地点。她注意到前面有个身形矮小的男人,正伸手到一个倒楣蛋的外套口袋里偷东西。她想都没想就出手把男人的手臂挡开,大喝一声「干什幺」!

扒手这种生物很有趣,在某一种程度上体现了人性。他们被发现了通常会恼羞成怒,气势比受害者还浩蕩。那个矮个儿男人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呼小叫要她别走,等等就随同千军万马回来找她。

「我等着!」猛哥双手扠腰。「快带哈比人军团跳起来打我的膝盖!」

解决了扒手,她这才有空看清楚刚刚差点成为受害者的这个人,对方糊里糊涂的,才刚刚发现自己被扒,就被她一连串迅雷不及掩耳的后续吓得反应不过来。他叫做高贺明。

当他们两个人牵手出现

当他们两个人牵手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大家也被吓得不知道如何反应。

「男的……」大宝不可置信。

「活的……」大头语无伦次。

「不!是!基!」Jason 满地打滚,像是亲眼见到世界末日。

无论多幺的令人傻眼,这两个人真的从此出双入对,我们也鬆了一口气,毕竟以后不需要去庙里探望老朋友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高贺明欣赏猛哥的帅气与直率,往往在她正义感爆棚的时候笑出来,觉得这样的女孩子太有趣了。这个例子曾经着实地激励了身边包括我在内的许多女性,认为世上的另一个半圆真的存在,自己还不能放弃。

这大概是为什幺人喜欢英雄的原因;透过认同的价值被肯定,我们得到希望,过去的挫折彷彿都被平反,从此一笔勾销。

大半年后,有一次大宝生日请在夜店。大宝的个性很爽快,对于花得起的钱从不计较,主人不说话我们也见怪不怪。直到有个高大的男生出现,大家的脸色就变了。

他是大宝姊姊的前男友,就是个吃她用她还惯性劈腿的无赖。他一边和几个朋友打招呼一边走到桌边,看到冰块堆中的酒瓶,拿起来就找杯子。

大宝推开身边的人就要过去,但离得比较近的猛哥抢先一步,她伸手就把酒瓶抢回来。情况迅速演变成争执并开始推挤,最后出动了警卫,除了要留下来买单的大宝,我们好几个人都被暂时请到外面。

大家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谁先开始笑的,最后全部人捧腹成一团。

只有高贺明例外,这次他没有以猛哥为傲。

感情崩塌

他脸色很难看,对着她就发话:「刚刚妳为什幺要先动手?」

猛哥愣了一下。「你怪我?你怎幺不问那个瘪三凭什幺喝我们的酒?」

「这根本不关妳的事。」高贺明提高了声线。「妳能不能不要总是强出头,像吃了炸药一样?」

「大宝是好朋友,难道我们不该保护他吗?」猛哥的声音也不弱。

「全世界的不公不义那幺多,妳保护得完吗?」高贺明对她大吼:「我觉得妳根本就是自以为是的躁郁症!正义感要用来保护真正值得的人!」

眼看大战一触即发,我赶紧过去拖走了猛哥。高贺明抱着头无力地蹲下,我们不知所措,没有人开口。

比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感情崩塌更无奈的,大概就是眼睁睁看着别人的感情崩塌。

两个多星期的某天,猛哥打电话来问我有没有空。

「有啊,干幺?」我一边看电视,一边不经意地问。

「捉姦。」电话那头传来她简短的回覆。

「什幺?」我嘴巴微张,遥控器掉到地上。

猛哥很冷静地告诉我,这阵子高贺明对她的态度显着改变,总是挑她的错,她做的事每一件他都看不顺眼。昨天她发微博圈了高贺明,只简短地说明天要给他一个惊喜。回到首页,新浪的「可能感兴趣的人」推送了几个陌生脸孔,她无意识地刷下去,又在万分之一秒内刷回来。

有个女生头像的背景很熟悉。

猛哥点进去看,赫然发现她照片的拍摄地点,是高贺明家的客厅。

于是她花了一整晚的时间,看遍了这个陌生女孩所有的微博内容,终于在凌晨一点,确认了她正在和自己的男友交往中,而且她知道自己的存在。凌晨两点,猛哥已经得知她的名字叫小蓝,工作地点也有了。

「妳想去干幺?」我知道猛哥的脾气,场面不会好看。

「妳不要管。」她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去不去?」

我只能说好,挂了电话立刻找到大头,由他开车带我们去小蓝的公司。

一个人不喜欢你,原因只有一个

「其实……」大头有点困难地启口,準备做点灾难控制。「男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我听人家说,要挽回他的心得软一点,越强势越没有用。」

猛哥看着窗外,过了一会儿才开口:「软弱谁不会,问题在于观众想看的是谁。」

她转过头问我们:「现在我的温柔,高贺明还能看得到吗?」

没有人接话,答案明显而肯定。

窗外的灯光从点连成线,迅速从玻璃上掠过。或许是背景太过绚丽,猛哥的侧脸变得有点透明。我这才惊觉这阵子她瘦了好多,有点看不见了。

一个人喜欢你,有千百种原因。 可能是你的笑容,在一个冬日驱走连绵的阴雨。可能是你讨厌麵里的葱,却总忘记提醒老闆不要放的糊涂。他走遍四季,满眼都是你的细节,踏不出你双手举起,从左手连到右手的圈。

而一个人不喜欢你,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不喜欢了。 他并肩走在你身边,明明距离伸手可及,却都像是隔着整个世界。

「啊!」大头突然直视前方,大楼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只见高贺明立刻迎了上去。

我们都还来不及反应,后座车门已被砰的一声大力甩上。猛哥正準备越过马路,杀气腾腾地往他们直线过去。我和大头手忙脚乱下车,但是慢了好几拍,连她的衣角都拉不到。

「高贺明!」猛哥一声暴吼,四周下班的人潮全部刷地往我们这边看过来。

其中也包括高贺明和他手臂里勾着的女生,他大吃一惊,脸色惨白。旁边的小蓝本来满脸疑惑,但似乎在瞬间明白了什幺。

「高贺明!」猛哥大步向前,迅速举起手,眼看一巴掌就要下去了,大头连忙扑过去拉住她。我知道他不是为了高贺明,是为了猛哥她自己。

就在这一刻,那个小蓝居然哭了。她往后退了一步,瑟缩在高贺明后面,看起来居然有点可怜。害怕可以理解,不过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正宫还没哭,她哭个屁。

「不要打她!」高贺明慌张伸手过来挡,一面把小蓝护在身后。「要打就打我!」

这一句话像是咒语,解除了猛哥原本高举的手。她的动作静止,手臂缓缓放下,颓然的垂在身侧。

她低下头,双肩隐约有点颤抖。

再抬起头的时候,猛哥看着双手紧紧护着小蓝的高贺明,他的脸上充满着对她的戒备,与对另一个她的疼惜。

「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保护真正值得的人。」她笑笑。

她拨拨头髮,捡起甩在一旁的包包拍了拍,像是要把心里的灰尘全部抖掉。

「走吧!」她转过来潇洒地对我说,抬头挺胸,不等我回答就扬长而去。

认识猛哥那幺多年,这是她第一次放弃为民除害。英雄大概都是如此,为别人讨公道的时候一马当先,力拔山河气盖世,事到自己头上却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或许是因为被欠得太多,要声讨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

我赶忙跟在后面,却在一个转角失去她的蹤影,四处找了半天,才在大楼的柱子旁边找到猛哥。

她蹲在地上,头埋在双臂之间,像个孩子一样痛哭失声。

我在她身边坐下,没说什幺,只是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猛哥转过头,双手抱着我,哭得声嘶力竭。

雨越下越急,大头走过来,默默地替我们撑起伞。他靠着墙,点了一根菸,有一下没一下地抽,屋檐下的雨水都落在肩上。

谁都免不了带着伤痕向前走

再剽悍的人生,总允许几个软弱的时刻。有的人很幸运,在窄巷里被暗算,还来得及运功佯装镇定。有的人不太巧,在太阳下受凌迟,已经无法低头婉拒难堪。

没关係,谁的心没有过几次缝缝补补,谁都免不了带着伤痕向前走。

谁也没办法阻止天气变换,但朋友能做的,就是张开一把伞,试图遮一遮你心里的雨。陪你痛哭失声,陪你排出毒素,陪你凭弔过去,陪你收拾残局。再和你一起狠狠哭出满山遍野碎片,把它们都捡起来,拚放在对的位置上。

猛哥哭着从包包里拿出一张白色的小纸片,上面有黑白的扇形图案,中间是一个模糊的小白点。

那张纸很快被雨点打溼,但我们都还来得及辨认出,那是一张超音波照片。

剎那间,大头和我都明白,她昨天留言要告诉高贺明的惊喜是什幺。

我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血液像是从脚底被抽乾。猛哥在颤抖,大头霍地把纸片从她手里抽走,转身往后跑。

现在状况不一样了,高贺明对猛哥有责任,对她肚子里的生命有责任。

而有责任的人,不配被谁成全。

可是猛哥巍巍站起来,伸出手指着大头吼:「回来!」

大头停下脚步,过了几秒才回过头,手心紧紧握着那张纸,眼里尽是不忍与恳求。

猛哥走向前,把纸片一把抢过来,她狠狠地盯着大头,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吐出来,像是刀切一样深刻。

「谁都不准告诉他。」她转头看向我。「知不知道?」

我点点头,想要说却又说不出口的,统统化成眼泪急流而下。大头撇过脸去,我知道他也哭了。

猛哥当着我们的面,把那张纸撕成碎片。反正都是输,最后的底牌也不再有意义。 太骄傲的人总是吃亏,因为他们不屑用撒手锏 。

她站在街上,用雨来祭奠不被期待的事实。她一点一点撕裂过去的岁月,消灭未来的可能,支解曾经的笑声,绞碎此刻的痛苦。

而在一边旁观的我们束手无策。

对于没法改变的事,我们只能闭上眼睛,和世界一起假装毫不知情。

血肉模糊的英雄谁看过?

后来很久我们都没有再看见猛哥。

我明白她不是丢下朋友。血肉模糊的英雄谁看过?都要找个不为人知的角落运功疗伤,把自己拼凑起来之后再帅气出现,闪瞎所有人的狗眼。

再次目睹她的光芒万丈,是在两年之后。

那是快过农曆年的时节,我在挤满人的年货大街,受母后的指令去採买。在万头攒动的骑楼下,我见到一个熟悉的侧脸,于是出声喊她。

猛哥转过头来看见我,笑了。

我越过重重人群,好不容易到了她身边,她介绍一个男人给我认识,说是她新婚的先生。我看着她稍微隆起的小腹,还来不及表达惊讶,我们就被涌过来的人潮推挤开来。这时候,猛哥的先生伸出手,一臂护住她,另一手扯住差点跌倒的我。

「不好意思──」他很有礼貌地对旁边抢买特价干贝的大妈们说:「这里有孕妇,能不能小心一点。」

猛哥低着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我,我什幺都没说,只是紧紧抱住她。

然后我们都哭了,像个孩子一样号啕,毫无顾忌地,就在充满香菇虾米花生味道的大街上。

每个强大的人,背后都有值得守护的东西。软弱谁不会,问题是谁会看透多少武装背后的几许温柔,然后站出来替你坚强。

人们喜爱英雄,因为透过认同的价值被肯定,我们得到希望,过去的挫折彷彿都被平反,从此一笔勾销。

看着高处的人活得虎虎生风,我们因此相信世上的另一个半圆真的存在,自己还不能放弃。

那幺,要信就信到底。

虽然不知道什幺时候,不知道是在哪里,但一定会有人出现,让你安心放下武装,归隐山林,圆润尖角,笑看所有不公平。

什幺女汉子女英雄的称号,从此都变成江湖传奇,被时光夹在书里,被岁月腌製成罐,想起来的时候拆封下酒,过去的豪气干云在杯子里缓缓绽放,温暖着每个飘雪的夜晚。

世界会善待英雄,纵使没有奖盃奖状,它知道它欠你一个好结局。

因为这个你深爱的小宇宙,你曾当仁不让地维护过。

 

《见过爱情的人》另外 30 篇虚实交错的人生故事

世界会善待你,它知道它欠你一个好结局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