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H屯生活 >[分享] 【转】是谁笑掉了电影江湖? >内容

[分享] 【转】是谁笑掉了电影江湖?

2020-05-25 07:51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866)

很多武侠小说总是这幺开始的。初出茅庐的少年剑客自命不凡,拜别师父下山行走江湖,满怀期待训富济贫主持公道,不料一路走来跌跌撞撞,这才发现人心险恶世事难测,天下第一的武林盟主原来黑白通吃,既上通朝廷又下通黑帮,正所谓整碗通通端去是也。

好几年前我看了杜琪峰暗刺中国共产党的杰作《黑社会2以和为贵》(也就是《黑社会》续集)后心有所感,最近看了朱延平谐仿金庸武侠的《大笑江湖》更有所感,只不过两者层次、方向有别便是。

朱延平是台湾电影圈八十年代最具代表性的票房大导,《小丑》、《天生一对》、《七匹狼》、《异域》绝对称得上六年级生最美好的集体记忆。可惜朱延平的导演功力就好比那些在国小的时候急速发育,一旦上了国中却再也长不高半吋的矮个子,1990年成为他拍片的分水岭,毕生成就从此停留在《异域》主题曲(王杰唱的〈家太远了〉)那句「我们没有家」里头……。

九十年代香港流行周星驰式无厘头搞笑片、三级奇情片及新式武侠片,朱延平也跟着人家拍了好几部却都不成功,后来一度以《新乌龙院》创下惊人票房记录还马上拍了续集,后续作品却无法推陈出新而很快把这个恶搞类型给玩残。朱延平自此以后只能不断重複自己,千篇一律把各类型电影拍成「苦儿流浪记」,朱式搞笑风格在台逐渐式微。迈入二十一世纪,朱延平在2004年以《人不是我杀的》及《一石二鸟》分别创下台北市总票房仅仅新台币2280元及台北市首周票房新台币13830元的超低纪录。值得注意的是,《一石二鸟》本是以电视电影规模来製作的低预算产品,却因在中国开出2000万人民币的红盘,让朱延平得以顺理成章遁入中国市场另闢新天地。

其实,倘若朱延平无论拍什幺烂片都是自己去找片商投资、甚至自己押房子追逐梦想,那我还真无话可说,顶多讚羡他绝处逢生的蟑螂性格与坚持不懈的动人勇气。但问题是《大笑江湖》这部七拼八凑的可耻烂片却是拿了台湾纳税人民血汗钱整整新台币两千万拍的,我管它在中国有多卖座,我管它赚了多少人民币,我们凭甚幺要容许台湾的新闻局「补助」这样一部电影?它的奖励基準点究竟在哪里?

《大笑江湖》总预算近三亿新台币,在大陆的总票房约莫八亿新台币,由于是新闻局「旗舰计画」的重点补助电影,所以成功争取到了两千万新台币的补助(参见文末附录)。照理说,这样一部「重点武侠鉅片」在台湾上映时,是不是应该比照《卧虎藏龙》、《风声》的宣传行销等级,以六十厅以上的好莱坞排片规格大大宣传一番?结果并没有!发行《大笑江湖》的穀得电影有限公司帮它排了与《鸡排英雄》同样的档期(一月二十六日),台北却只有区区五厅。《大》片首週台北票房新台币一百零五万,上映至二月十日为止总计台北票房新台币一百四十二万。朱延平与发行公司穀得很明显只是「小小地」做这支在中国狂卖的武侠大片,相较于成本五千万左右的《海角七号》、《艋舺》、《鸡排英雄》大张旗鼓去行销宣传,相较于华语大片《唐山大地震》、《通天神探狄仁杰》交予美商排院线的大气派规格,狠削人民币为台湾争光的辅导金电影《大笑江湖》为什幺在自己的国家上映竟是如此例行公事敷衍似地行销宣传了事?难道朱延平早就知道自己的片子在台湾早已没市场的残酷事实,于是聪明地把宣传上映规格设定在「刚.好.符.合」新闻局规定的下限,能省尽量省(把上映成本压低在可以向新闻局申请的发行补助、宣传补助以及上映补助加加总总百来万左右),反正该赚的早从中国那边赚饱了。

大家可知道,这是朱延平第几次荼毒台湾电影圈了?打从辅导金自1990年开办, 朱延平在1996年以《情色》申请了五百万辅导金、1998年以《忍者兵》申请到一千万辅导金,2002年以《喜欢你喜欢我》申请到八百万辅导金,2003年以《一石二鸟》申请到五百万辅导金。以《一石二鸟》在中国站稳脚步之后,如果朱延平专心接中国案子也就算了,岂知他真有够贪得无餍,开始玩起大的。2006年以《功夫灌篮》拿下新闻局推动的「策略性方案」新台币一千五百万补助,2008年以《刺陵》争取到新台币二千五百万,2010年以《大笑江湖》拿到旗舰组新台币两千万补助。二十一世纪才刚过了十一个年头,朱延平就拿了五次辅导金,以「比例原则」来说,他会不会太受新闻局青睐了一点?这样真的ok吗?请大家想想,辅导金是我们纳税人民的血汗钱耶?朱延平被辅导了二十年,辅成了一个比国产车裕隆更无法信赖的阿斗导演!好,就算《功夫灌篮》跟《大笑江湖》在中国真的卖钱,那又关台湾屁事?这几部中港台合製的作品,主导的是中国,真正赚钱的也是中国,好康的都是大陆「整碗端去」,台湾辅导金就当个冤大头任朱延平予取予求?

从《情色》、《忍者兵》、《喜欢你喜欢我》、《一石二鸟》、《功夫灌篮》、《刺陵》到《大笑江湖》,这十五年来,朱延平的每一部作品都像致命陨石般,撞击着体质本就孱弱的台湾电影圈!是时候敦请新闻局建立辅导金电影拍完后的评鉴机制,并审慎评估评审结构与评鉴结果了。究竟是哪些深具「前瞻性」的电影学者、专家、製片,愿意相信朱延平,一再地给予他鉅额资金,却对于这些片子令人髮指的品质视若无睹?他们到底看过几部朱延平的作品?他们看计划案的时候有好好读过朱延平的剧本吗?如果他们看过,为什幺还会愿意再三期待朱延平,慷台湾人之慨,给了他三次总计六千万的「高额补助」?有多少更优秀的导演,计划案写得再好、剧本再有创意,顶多只是拿个新台币五百万的补助?甚至从来拿不到辅导金?真要撒个新台币两千万推动台湾电影,我还宁可投资四个新锐导演,就算拍出来的作品是《街角的小王子》、《猎豔》、《鱼狗》、《弹簧床先生》之流,至少我们试过、栽培过、也努力过,无憾了。投资朱延平,真的令我不解。再三地投资朱延平长达十五年,其实早已不只是不解,套句马英九的爱用语,是令人「震怒」了!

这些评审与朱延平之间,是否有任何商业利益等对价关係?据称朱延平也常常担任新闻局各类评审,他手上核可的补助案例中,又辅导出了多少问题之作?这到底是一个怎幺样令人髮指的共犯结构?大伙儿是被河蟹了?不然怎幺都忙着装沉默,难道大伙儿不觉得朱延平一直拿辅导金,根本是台湾电影圈的恶瘤?难道只因为朱延平资历足够、是个好人、帮助过很多后辈,台湾人就活该要纳税养这幺一个明明就很有钱,不愁大陆不投资他的烂导演?我们对于失职的政客,尚且可用选票制裁他,在国片辅导金明显充斥共谋的丑恶现实之下,又有谁有能力、有胆识、愿意去制裁那些一再补助朱延平的评审呢?

一个、两个…错误的两千万补助,十余年来在朱延平身上不断重演,扼杀掉多少个新锐导演充满希望、嗷嗷待哺的一百万、五百万?今天台湾「辅导」出朱延平这幺一个贻笑万年的烂导演,除了没脑的辅导政策之外,只懂得一昧相挺的乡愿电影圈(只因为朱延平是大好人,帮了大家很多忙,大家就装作他的案子很棒该大挺该给辅导金?)与媒体、评论圈都要负责任(不能因为朱延平的片是烂片就懒得一提、懒得评论)。

今后还是欢迎朱延平继续拍片,还是欢迎朱延平继续出任中华民国电影事业发展基金会董事长(这职位其实就是台湾电影圈的武林盟主)帮助电影人,但说真的,辅导金僧多粥少,我在此也要呼吁朱延平当个有担当、令人尊重的前辈,朱延平您身为中华民国公民,当然有权申请辅导金,但是在申请之前,不妨以您现在所居的「高度」好好想想,您下回一旦以筹备中的《新天生一对》顺利申请到新台币两千万的同时,又将踩死了几个充满希望的五百万呢?

最后,在此沉重呼吁新闻局,建立更严谨的辅导金评鉴制度,更严格筛选评审组成,更严格把关辅导成果。

本文原刊于2011年5月4日创刊的《时代评论》双月刊。

[分享] 【转】是谁笑掉了电影江湖?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