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M易生活 >世界作为杀人密室:《13‧67》>内容

世界作为杀人密室:《13‧67》

2020-06-15 01:18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184)

世界作为杀人密室:《13‧67》

「你要记得,警察真正的任务是保护市民。如果制度令无辜的市民受害、令公义无法彰显,那幺,我们就有充分的理由去反抗那些僵化的制度。」

  曾被誉为天眼的神探关振铎早已形容枯槁,毫无生气躺在病床上,连说完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了,但坐在病床前的骆小明却总想起师傅常挂在嘴上的这句话,既是面对后辈的温厚叮嘱,或许也是他终其一生不愿违逆的底线:就算警界再如何贪腐黑暗,处事再怎幺因循旧制,上司命令再怎幺强硬无理,我要记得,要用尽方法不跨越那最后最后一道防线-保护市民的性命无虞,那亦是身为警察的终极意义。 非常遗憾,也很讽刺的,这自然不是真实情况。

  上述情节出自陈浩基的《13.67》,这篇长篇推理小说以香港为舞台,由六篇倒叙的中篇本格派推理繫连成宏阔汹涌的时代剧,伴随着关振铎与骆小明两位警探师徒,走过香港历史上的重大节点如九七回归、廉政公署成立、角头彼此倾轧的社会景况。故事自骆小明已能独当一面破案的〈黑与白之间的真实〉一路上溯,反衬师傅所传承下的核心精神,主要笔墨仍聚焦在关振铎这位极具魅力的传奇警探:他十足聪慧,能够在纷杂情报中抓出细微线头,在外人不以为古怪处生疑;他极其世故,能够感知到人心那几近无声的波动,甚而能预测尚未发生的作为;他思绪灵活,潜入民宅或複製钥匙,懂得让目的和手段有最适当的排序,不困囿于平面思径。

  更重要的是,他是如此温暖与勇敢,勇于捍卫内心那不该崩塌的界域,那些纯粹字眼读来轻易,却从来让人无法承受,人命、公平、正义......在故事中缠结于各个污秽结构,无法只剪去红线而不误触蓝线,所有炸弹都是複製而精密的结构使然,而这也是现实世界中层层胶结错置的写照,正义能够私底下与恶性挂钩,洁白糖衣下也可能是块发臭腐肉。

  是吧,在前几天看过香港警察的恶行之后,我们都会承认关振铎是过于美好的假象,可笑到令人发噱,甚至讽刺到令人恚怒,隐含着替香港警察宣扬的味道,但后记告诉读者并非如此。确实最初只有首篇本格推理时,关骆二人形象单薄到仅像是在粉饰港警逐日下滑的印象,作者亦警觉到,他无法创作「连作者自己也质疑的故事」。所以他开始扩充篇章,不单纯只是写个案件,而是想推演到更外部的城市、社会,以至于叙写一整个时代。

  整部《13.67》近看是数个本格推理,像在培养皿中极微观的探究智识推演,在一帧帧幕画中考验读者观察归纳能力,拉远来看,即是囊括更综合因素的社会推理,当中杂揉了先前的历史纵述、因而培养出与他处不同,殊异的人际斡旋、科层阶级和产业结构,罪恶在其中窜流,执法者得要努力去拨开更複杂线路,析分无穷无尽暗礁般蛰伏的潜规则──世界作为杀人密室,不仅是譬喻,它也的确杀了人,在政治与正义的角力上有人被误杀,被逼迫从天桥下坠落,特首、总理、公僕爪牙,谁有不在场证明?嫌疑犯是累叠了千百层的陌生面孔,我想我们都是目击者,却未必能精确描述出恶的面貌。于是关振铎在故事中的推理更是一次次隐喻,不仅是拼凑线索、还原真相,那亦像人以一己之力面对硕大结构性之恶,仍愿独立挺身对抗的史诗图像。

  也为此,每每读到最初那句简单却沈重的誓言,我都为之感动,说是乡愿也好,某种过于幼稚的期盼也罢:就算是「香港警察」这幺样近乎髒话、承载着诸多批判声浪的名词,仍有人为之祈祝,他们心中是不是还有人拥有这幺一个,一小块也好,那个乾净明亮的地方。

  我想这也是文学能做到,一点点点点微薄的助力了。

书籍资讯

书名:《13.67》

作者:陈浩基

出版:皇冠

[TAAZE] [博客来]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